一个大学生的求职经历:父母没路子跟着感觉走

2008年10月07日 10:36:09 来源:中国新闻网 查看评论 手机看新闻 字体:
核心提示:

对于侯勇来说,大四这一年,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工作,而不是窝在校园里写毕业论文。但从2007年10月开始进入激烈的就业市场以来,至今已经过去了一年,他还没有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

“我早就知道找工作不容易,”侯勇说,“但是没想到会这么难,有好多事都超出了我的想象力。”

侯勇毕业于湖北武汉体育学院体育教育专业,长沙人。他属于那种“父母没路子、没钱,家境一般”的大学生,因此找工作只能靠自己奋斗。也因此,在过去的一年里,他的活动轨迹仅限定于长沙一带。

“我找工作的经历是一本流水账,逻辑和方向都不清晰,很多时候是跟着感觉走。”国庆节前夕,侯勇向我们讲述了他进入大四后,一年以来就业和创业的全过程……

理想

进入大四,侯勇开始奔波于各个招聘会,疯狂地投简历,但大多石沉大海;发动家庭中有限的资源,找门路、拉关系,他也都一一尝试,但也均未如愿。整个过程下来,他所收获的是就业市场的凛冽。

像很多“父母既没钱又无门路”的大学生一样,侯勇在没能获得一份体面的职业之后,选择了自己创业。

今年8月中旬,他与初中同学方启合伙经营的快餐店开始正式营业,地点在湖南长沙定王台。店铺就是两间十来平方米的小房间,专做对面几栋写字楼里白领的午、晚餐外卖。

但好景不长,9月15日,他们的快餐店由于味道比不上附近其它几家同类店,生意冷清而被迫停业。

“自己干,是我早就有的理想。”侯勇说,“给别人打工有什么发展前途,能赚几个钱?!”

由于从小父母离异的关系,侯勇生活上一直很独立,也很相信自己的个人能力,因此他的理想就是自己单干,当个小老板,有朝一日能挣大钱。

去年11月,侯勇就曾打算和女朋友去广西南宁开一家粉丝煲店。为此,他去了趟湖南邵阳,找在那儿读书的哥们儿钱文和刘畅筹钱。

钱文、刘畅和侯勇从初中开始就是铁哥们儿,加上侯勇的小学同学向青、顾宁,“我们兄弟五个只要有三四碟凉菜、五六瓶啤酒,就能在路边的大排档聊上一整夜。大三暑假时,我们还一起在家门口弄了个夜宵摊,自己有得吃,还能赚点儿钱。”

不过这一回,钱文和刘畅的态度却不像以往那么爽快。

“这完全不现实啊。”钱文刚听完侯勇去南宁开店的想法就冲口而出了。刘畅则说得很委婉:“这个事搞是可以,但是感觉不是很稳妥啊……”

侯勇感到很郁闷,当时没说话。后来他领悟出这么个道理:“一谈到‘钱’字,朋友就都靠不住了。到了真要帮忙的时候,都跑了。”最终,侯勇的南宁开店计划因为连路费都筹不到而破灭,他只好就此加入到浩浩荡荡的大学生求职大军之中。

现实

大四过半,侯勇带着行头回了长沙。“我不想留在武汉,那是个大而空的城市,从读大学开始我就不喜欢那儿;深圳、广州、上海、北京这些大城市,我也想去,但是没钱没人,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了。”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肯德基收银员、网球教练、健身教练,甚至发传单,侯勇边打零工边期待着他所谓的机遇———开店单干赚大钱。就这样一直到今年的3月份,他的口袋里依旧经常只有几个钢蹦儿。

初春,长沙的晚上还带着些寒意。侯勇和几个铁哥们坐在路边的大排档里,酒过三巡,大家头脑和身体都热乎起来,开始谈起自己的打算。

钱文宣布他决定考研(Q吧) ,理由是学医不读个研究生(Q吧) 等于白读,毕业论文写完他就去报考研班;顾宁跑工作的事儿已经跑了有一阵了,目前已经基本敲定去长沙的一家广告公司;刘畅暂时还没有什么大动作,守着家里开的台球室,脑子里盘算着是找工作还是跟着家里干。

又过了一个多月,周围的兄弟逐渐都有了着落,大家聚在一块儿的时候也越来越少。落单的侯勇终于也憋不住了,决定先在家乡找份正式工作干着,等有些资本了再单干。

学体育教育的他瞄准了体育老师这个职位。从小学到高中再到大学,侯勇一个星期跑了五六家学校,首先得到回复的是一家小学,表示愿意聘请他当实习老师。

自认武汉体院科班出身的侯勇,对于这个职位,当时完全没有放在眼里。

然而接下来的几天,另外几所学校像商量好了似的,陆续以“我们不接收应届毕业生”为由,将侯勇拒之门外。

这个结果令侯勇颇感委屈,于是他决定再去那家小学瞧瞧。可是让侯勇没有料到的是,这一回校方却以必须先通过教师编制考试为由拒绝了他。

一个工作机会就这样擦肩而过。

晃晃悠悠,到了6月份。拿到毕业证的侯勇终于找到了一份正式工作———在长沙某家教育信息咨询公司进行宣传招生工作。先实习三个月,每个月1800元,转正后2000元一月,每招进一个学生再加500元的提成。这样的待遇对于像侯勇这样的应届毕业生来说算是很好了。侯勇感觉简直是天上掉馅饼。

这是一家总办事处在北京的留学中介机构。侯勇和另外四个应届毕业生被老板黄亮从应征的几十个人中选入公司,在办事处韩国留学部进行韩语培训班的招生工作。侯勇刚进去那会儿,公司在长沙的办事处还在装修,也急需人手。刚毕业的侯勇干起事儿来风风火火,也挺认真卖力的。工作了一个多星期后,韩语部负责人李老师就决定带着他一块儿去湖南永州祁阳招生。

祁阳是一个小县城,李老师带着侯勇和三四十万公款雄心勃勃地展开了祁阳地区的韩语培训招生工作。到祁阳的第二天晚上,他俩和当地几家学校的校长吃完晚饭回到住处,李老师把侯勇叫到了他的房间,让侯勇拿着公款,第二天去找个银行把钱存了。

侯勇瞅了瞅钱,又瞅了瞅李老师笑眯眯的眼神,怎么也不敢伸手去接。“那穷乡僻壤的地方,他要我拿那么多钱去存,自己干嘛不去?万一是他自己想吞了那笔钱,所以一边派我去银行存钱,一边另外找些人来抢,我怎么办?”侯勇一脸的一本正经,“而且那老师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肯定是在外面混的。”

等出差回来之后,侯勇便以朋友帮他找了更好的工作为由辞职不干了。

在侯勇上班的两个星期内,韩语培训班一个学生都没有招到。“大学生还是太缺经验了。”老板黄亮说。

侯勇的这份只干了不到两周的工作,挣到了900元。揣着这900元钱,侯勇终于有了去深圳的路费。他的父亲在深圳,他也早就想着去那开一个暑期网球训练班。可是,这次为期两周的上班,却让他错过了暑假办班的最佳时机,侯勇只得再次留在长沙。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编辑: 吴昊] 
关键词:大学生 求职
转发到:温网微博

相关专题:

评论区

  • 昵称:
  •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温州网保持中立。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广告刊例 浙ICP备B2-20070215 国新办发函2006.78号 广告热线:0577-88096612 E-mail:1240597213@qq.com

温州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66w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