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频道 - 温州网您所在的位置: 您所在的位置: 教育频道 > 留学 > 案例分析  > 正文

低龄留学:一步一道坎 ——灯捻儿灭了之后 图

2012年03月30日 10:29:25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查看评论 手机看新闻 字体:
核心提示:

  王彦文在NBA比赛现场。

  王彦文(右一)和现在的监护人乔宁(左一)、王冀荣(左二)在一起。

  2011年春节,本是阖家团圆的日子,远离父母的18岁中国姑娘王彦文正在异国他乡的美国福尔里弗市“天天哭”。那时距离她到该市读高中近半年。学校和想象中的差距,新鲜感过去之后的迷茫,和寄宿家庭之间的不愉快等问题接踵而来,让她觉得“实在受不了了,精神要崩溃了,就和妈妈通电话,说想转学。”回忆起1年多前的情景,王彦文形容当时的自己跌到了“谷底”,“去年3月转到马蒂尼翁高中(Matignon High School),现在各方面都适应得比较好了。”眼前的王彦文,爱笑、口才好,和她描述的1年前那个抱着电话哭的小姑娘有些差距。

   “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来美国之前,王彦文就读于山西省实验中学,是省重点。做过班长、学校话剧社社长的她喜欢折腾。高二时,觉得实验中学“没那么好玩了”,就决定出国留学。其实,留学的想法在她初三时便已萌生,“当时读曾子墨的《墨迹》,希望能做她那样独立的女性,想到美国读个好大学,毕业后在投行工作”。

  按王彦文的计划,本来是到国外读大学,“后来想,反正要留学,如果先出国念高中,对申请大学也许更有利”。出于审慎态度,在拿到留学中介所提供的各学校的资料后,她和家人仔细进行了比较,最终选定福尔里弗的一所高中,“也到学校的官网上去看,看介绍很不错”。到学校之后,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在提供的资料上说,AP(大学预修)课程要开到十几门,其实只开到一半左右;学校招收国际学生不久,关于国际学生的管理机制还不太完善;再加上学校所在的地方较偏,每天下午2点40分放学后,寄宿家庭接我回去就不再出门,我就对着一台电脑。当时偶尔出一次门,我都觉得很新鲜”。

  除学校、家两点一线的单调生活外,更让王彦文苦闷的是没有朋友。以至于一向开朗的王彦文,变得呆呆的,也不爱说话。“转到新的学校后,竟然适应了一个月,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苦的是有苦不能诉”

  来之前所预期的锻炼平台没有,学校安排的寄宿家庭不合适,朋友圈子无法建立……种种问题,王彦文觉得“再呆下去就废掉了”,便决定转学。2011年2月,她给在波士顿的近20所高中去信申请转学,“感觉自己疯了一样”,但因并非新学期的开始,只有她如今所读的这所学校给了面试机会。

  所幸面试成功,王彦文进入马蒂尼翁高中继续学业。开始时,她仍住进寄宿家庭,虽然“这次的寄宿家庭管得不太严”,但在她看来,文化上的差异,生活习惯上的不同,时间长了难免会有摩擦。“有一次我点了一支熏香的蜡烛,寄宿妈妈误以为我要烧她的房子”。王彦文说,“和自己的父母在一块也会有矛盾,但和寄宿家庭有矛盾之后,因为文化上的差异,并不那么容易沟通。我就干脆在学校附近自己租房子住。”

  对王彦文来说,生活上的适应倒不算太难,“自己会做饭,也比较独立。最苦的是有苦不能诉。父母离得远,说了也解决不了问题,还让他们跟着着急”。“国内的朋友呢,觉得你在国外读书多潇洒啊,下午两点多就下课。其实,我们每天7节课,课量并不比国内少,课时还比国内长。课间休息时间4分钟,中间需要从一个教室跑到另一个教室去上课。午饭时间也特别短,刚来时,到中午我就困得要死。放学回家,还要写论文什么的,并不轻松。”王彦文说。

  谈话间,她的朋友打来电话,商谈周末到华盛顿看樱花的事,“刚申请完大学,想趁周末休息一下。现在想想,国内高考好爽啊,考完就没事了。国外则全部都要自己准备,考试、申请材料,还得去学校看,去联系。”

  

 [1] [2] 下一页
[编辑: 张如如] 
关键词:留学 学校 孩子 寄宿
转发到:温网微博

相关专题:

评论区

  • 昵称:
  •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温州网保持中立。

广告刊例 浙ICP备B2-20070215 国新办发函2006.78号 广告热线:0577-88096612 E-mail:1240597213@qq.com

温州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66wz.com